皇家88_震撼登场

翻页   夜间
皇家88娱乐官方网站 > 打造超玄幻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陆长空裹尸怒入京【第三更,万字更新,求月票!】

第一百五十三章 陆长空裹尸怒入京【第三更,万字更新,求月票!】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皇家88娱乐官方网站] https://www.gaylecook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一掌凝气,宛若遮天蔽日的云层,跨越了数十里的距离,朝着黑袍人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让黑袍人惊骇万分。

    “灵识?!”

    黑袍蛮人的面色大变,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北洛陆平安居然还拥有灵识,以灵识顺着灵气丝确定到了他的位置,隔空拍出了一掌。

    这等手段,哪怕是筑基巅峰都做不到,唯有金丹期老怪方可!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位陆少主,很可能已经有金丹期老怪的修为!

    黑袍人脸皮子簌簌抖动,若是他的真身在此,或许还能一战,只不过是一缕灵识化身……战个屁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黑袍人不再隐匿,身躯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地面陡然炸开,炸出了一个直径十米的深坑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形,则是化作了黑影朝着远处爆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就是个大骗局!”

    黑袍人额头上有冷汗滴下,低武世界……出现筑基境的修行人已经颇为难得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世界,却是出现了一个凝聚了灵识的金丹境老怪!

    他怎么打?

    “本以为遇到了一个低武世界,还想吞噬了位面本源,让我的世界提升……现在,什么都不要想了!”

    黑袍人细思极恐,他总感觉出现在这个诡异的低武世界,像是卷入了一场惊天大骗局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逃走,他的速度爆发到极致。

    这具蛮人的身躯都承受不住力量,开始爆碎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那遮天大手掌却依然紧追而来。

    黑袍人甩不掉。

    伴随着刺耳的凤啼之声,一抹火光从天边惊艳绝伦般的划过,下一刻,猛地落下,拦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无数的火光喷薄开来。

    形成了滚滚的热浪袭来。

    “灵器?!”

    黑袍人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感受着那可怕的灼热感,黑袍人心中骇然万分,因为这不仅仅是灵器,而是一把品阶高到他都判断不出来的灵器!

    低武?

    他信了邪才以为这是个低武!

    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黑袍人转身,手捏兰花,眉宇间有金光灿烂迸发,下一刻,双手结印,猛地往天上一拍。

    欲要撑起着惊天一掌。

    无数的灵气匹练冲上云霄,与那手掌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灵气匹练,就仿佛汇入河流中的水珠,引不起任何波澜便被侵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巴掌拍下。

    恐怖的巨响在大地上震荡开来,引得无数人心头微微跳动。

    北洛城似乎都感觉到了地面传来了恐怖震动,像是发生了地崩一般的可怕。

    城楼上,北洛城的守军咂舌和骇然的看着那平原的远处。

    那儿……

    有烟尘滚滚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凹陷在平原处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可怕!”

    “仙人的战斗吗?”

    有不少士卒,眼眸中流露出惊恐。

    这种攻击若是落在了北洛城的城墙上,怕是瞬间就要让城墙崩塌吧。

    世界上有哪一面城墙能够抵挡的住这种攻击?

    烟尘悠悠散去。

    平原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状的深坑。

    在深坑内,有一具尸体跪伏在那儿,完好无损,脸上还带着未曾散去的惊恐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那尸体的生机早已经泯灭消失。

    凤翎剑漂浮在虚空中,安静的漂浮,像是一抹赤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天地间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只剩下了飞沙走石的声音。

    北洛。

    湖心岛。

    陆番倚靠着轮椅,银刃飞驰归来,化作了护手。

    谢运灵跌落在地上,脸色苍白,那是被当做傀儡后的后遗症,仿佛身体被掏空。

    公输羽搀扶着他,掐着他的人中。

    陆番则是摩挲着护手,手指在其上轻轻的点着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想逃?”

    陆番嘴角微微上挑。

    眼眸中线条跳动,深邃的宛若天上星河。

    陆番意念一动。

    手掌落下,从棋盒中夹出了一子。

    轻轻落下。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子落棋盘风骤起。

    平原之上。

    隐隐有无形的压力陡然砸落,平原一震。

    地面龟裂开来,一缕金光藏匿在地面中,此刻却是宛若惊慌失措的游鱼,疯狂的窜出,飞速遁逃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却是被无形的囚笼所捆束,无论他怎么逃,都逃不掉似的。

    楼阁上,陆番伸出手,轻轻一勾手指。

    悬浮在空中的凤翎剑动了。

    掠过虚空,发出了音爆。

    剑尖刺穿了那金芒,裹挟着金芒飞速的往北洛城中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金芒逐渐化作了一张扭曲的面孔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宛若尤物般的俊美脸庞,带着恐惧,带着不甘,带着挣扎。

    划过了北洛城的上空,还带着嘶声力竭的尖叫。

    浓雾尽散。

    很快……

    火红色的凤翎剑便安静的悬浮在了北洛湖的上空。

    湖水微微往两侧分离。

    罗岳还伫立在木船上,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快了,让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而等他反应过来,事情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那谢运灵晕厥在地。

    一柄火红色的剑漂浮在了空中,裹挟着一抹金芒。

    “灵识?”

    陆番看着那一抹金芒。

    凤翎剑安静的飞回,落在了轮椅护手上,变得平淡无奇。

    陆番则是看着那金芒,流露出了好奇之色,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除了他之外的灵识。

    手指一勾,拘禁着金芒便飘到了白玉京楼阁二层。

    岛上,众人都是好奇极了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那抹金芒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好了,都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陆番的话语声飘荡开来,响彻在每个人的耳畔,打消了他们心中的好奇。

    显然,陆番是不打算告诉他们那金芒是什么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以他们的层次还没有资格接触到那金芒。

    公输羽掐了一会儿谢运灵的人中,发现他都没有醒,便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不过,一松手,谢运灵便醒了。

    “蛮人……”

    谢运灵面色通红,咳嗽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蛮人要害陆少主!”

    谢运灵连忙道,然而,他却发现自己已然身处北洛湖心岛,口中所要说的话,便僵住,再也道不出来。

    公输羽拍了拍谢运灵的肩膀,将他被当做傀儡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楼阁二层。

    陆番靠着轮椅,湖畔的风吹拂着他的发鬓。

    平静的看着身前漂浮的那一缕金芒。

    一手在铺盖大腿的羊毛薄毯上轻轻抚过,另一手探出,捏住了这缕金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长空没有再继续修行。

    他与罗岳乘船离开了湖心岛,回到了北洛城中。

    整个北洛城此刻都陷入了之前那遮天大手掌的讨论中,那大手掌宛若仙人手段,让凡人们激动的脸色都涨红。

    “去城外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陆长空沉凝道。

    有人要杀他的儿子,而且是用诡术控制了一位诸子级存在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陆长空所遇到的最强的敌人。

    虽然这敌人已经被陆番轻易的灭杀,可是,陆长空依旧心中很后怕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罗岳更是自责万分,因为,是他将被附体的谢运灵带上了北洛湖。

    城门大开。

    罗岳策马而出,马蹄声炸裂。

    很快,便来到了那横亘的大坑中。

    却见那大坑凹陷,居然状如手掌,十分的恐怖。

    罗岳心中的震骇,对少主的实力又有了更深层次的预估。

    那就是……一百个自己都不是少主的对手。

    压下心中的震惊,罗岳在深坑中心看到了一道跪伏着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跃下了马,抽出了腰间的挎刀,飞速往那人影奔走而去。

    却见那身影跪伏,张大了嘴,身上肉身龟裂,却是没有鲜血流出,被少主那恐怖一掌拍中,居然没有碎成一滩烂泥,可见少主对力量的掌控有多可怕……

    罗岳在心中,默默再加一百个,两百个自己都不是少主的对手。

    吐出一口压抑的气,罗岳开始打量眼前的尸骸,这是一具死了好几日的尸体。

    罗岳心头一惊,莫名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死了好几日还能出现在北洛?

    “蛮人?!”

    罗岳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居然是蛮人,五胡曾经入侵过大周朝,那是民不聊生的一段岁月。

    而如今,又有蛮人出现在大周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罗岳攥起了拳头,他拎起了蛮人的尸体,翻身下马飞速往城中而去。

    城内。

    陆长空看着这具蛮人尸体,面上毫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蛮人……似乎是南郡负责抵御的,为何这蛮人会出现在此地?”

    陆长空语气有些冷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刀在蛮人尸体上一阵翻腾,却是找出了一块雕刻着狰狞凶戾图案的木牌。

    抓着令牌,陆长空徐徐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五胡乃是我大周朝的外患,曾经的生灵涂炭不可忘却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方被番儿拒绝,今日便有蛮人袭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显生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陆长空的声音有些冷怒。

    “备马,唤三百铁骑,入京!”

    陆长空道。

    罗岳目光一凝,拱手作揖,“喏!”

    陆长空可不管是不是唐显生的锅,蛮人出现在北洛城,这个锅,就得唐显生背。

    这一日。

    北洛城城门打开。

    青石板上,马蹄落。

    声音似雷奔。

    陆长空一身儒衫,策马率三百铁骑,往帝京而去。

    而探子们得知了这个消息,也立刻将消息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京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的宇文秀再得到消息的瞬间,脸色骤然一变。

    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桌上!

    “竟然蛮人出现在了北洛城外?!”

    “唐显生是白痴吗?!”

    宇文秀直接骂出了声,他身边的老宦官也是躬身作揖,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大周分立诸多太守,为的就是守护大周国土,不受五胡作乱。

    而如今,南郡管辖的南蛮蛮人,居然出现在了大周内陆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让人震怒荒唐的事情。

    哪怕这件事唐显生不知情,可是作为太守,这事也得怪罪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而且,这蛮人出现在哪里不好,偏偏出现在北洛城……陆长空现在带着三百铁骑入京,这等同于是要问罪!问罪啊!你知道吗?!”

    宇文秀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朕刚刚答应让江漓率领南郡十万军伐北郡,而现在……居然出了这等事情!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立刻去将唐显生叫来!”

    老宦官作揖,很快便离去,前往了厢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日帝京,风云涌动。

    江漓得了宇文秀的天子令,披战袍率五百亲兵出了帝京,赶往南郡大军的驻地。

    唐显生的南郡大军已经北上。

    而江漓离开帝京。

    却是又有一支铁血之师,从帝京外踩着漫漫黄沙而入。

    当帝京中的民众看到这支铁血之师的时候,全部都噤若寒蝉,连话语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当初血洗了帝京的北洛铁骑!

    又来了!

    民众还好,诸多官员几乎是感觉到脖子一阵发凉,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陆长空一身儒衫,面色冷漠,策马在帝京长街上。

    很快便抵达皇城。

    陆长空带着罗岳,罗岳则是挎刀拖着蛮人尸体,径直往帝京中而去。

    紫金宫。

    宇文秀端坐在高位。

    唐显生垂首伫立在一旁。

    大殿中的气氛有些许的凝重,大殿外,老宦官扬着浮沉,快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让你去请国师,如何?”宇文秀赶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国师不来,说……这事,管不得。”

    老宦官作揖道。

    宇文秀靠在了椅子上,抿了抿唇,扭头看向了身边的唐显生,却发现这老东西,又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如今和唐显生站在统一的阵线,看到唐显生这模样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他本想让国师来当和事佬,可国师根本不愿掺和。

    “陆城主求见!”

    紫金宫外,有小宦官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宣。”

    宇文秀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却见紫金宫外。

    陆长空一席儒衫,冷着脸跨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而罗岳一身戎甲单手拖着一具尸体,挎着刀,一步一步踏入紫金宫内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百官肃然,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高位上。

    宇文秀目光一缩,盯着那尸体。

    唐显生仿佛终于睡醒了,睁开了惺忪的眼眸,瞥了一眼那罗岳手中拎着的蛮人尸体。

    他嘴角不由一抽。

    这个锅……背的真冤啊。

    但是,这件事不处理好,他唐显生可就有大麻烦了。

    陆长空朝着宇文秀拱手后,视线便落在了唐显生的身上。

    罗岳将蛮人尸体一抛,扔在了地上,砸在大殿中,发出了声响。

    百官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“唐显生,这蛮人穿过了你南郡管辖之地,还在北洛城外用诡术刺杀我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可有话说?”

    陆长空的声音很冷厉,但却不急促。

    紫金宫大殿中一下子寂静万分。

    在场人皆是倒吸冷气。

    这蛮人不仅出现在北洛城,还刺杀了北洛陆平安?

    许多人脸色顿时古怪和玩味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一日唐显生拜访陆平安被拒。

    第二日,陆平安便被刺杀。

    唐显生这是黄泥巴掉裤裆……很尴尬。

    唐显生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这蛮人尸体。

    站在唐显生身后的唐一墨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唐显生脸皮微微抖动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迈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着陆长空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陆城主,让蛮人入境,是我唐显生之过!这个过,我背!”

    “老夫一跪认错。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。

    唐显生居然当真在众目睽睽之下,于陆长空的身前,徐徐跪下。

    双膝抵地的瞬间。

    整个大殿都彻底变得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PS:第三更到,万字更新,求月票丫!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皇家88_震撼登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