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家88_震撼登场

翻页   夜间
皇家88娱乐官方网站 > 万古最强部落 > 第279章 好的不灵坏的灵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皇家88娱乐官方网站] https://www.gaylecook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自闭了!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,让夏拓觉得这个九甲鼋族群,整个是自闭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受了多么大的打击,举族都变成了这么个样子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朝着九甲鼋趴着的地方走去,等到靠近了最外围一头九甲鼋不过十丈远的地方止住了脚步,面前趴着的龟壳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于是乎他又朝前走了走,五丈远,还是没有动静!

    三丈,两丈,一丈。

    终于夏拓立在了外围一头五米大小的九甲鼋面前,龟壳半沉在泥沙中,壳上缠绕满了水草,不过也能看出龟壳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九甲鼋的由来,是因为其龟壳上出现的纹路,将龟甲分成了九个部分,每一个部分形状不同,而九甲鼋一族血脉高低,就看龟甲上的形状。

    龟甲分成九分,呈现不同的甲纹,夏拓透过水草发现面前这只九甲鼋龟背上的甲纹普通,看不出来丝毫的灵性,似乎血脉也一般,没啥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他朝着旁边其他九甲鼋看去,这里的九甲鼋有些活过了漫长岁月,不然也长不到百米大小,但是实力并不是个头大就强的。

    看那几个庞大如小山一样的九甲鼋龟壳早就石化,表面是厚厚的角质,浑身散发着腐朽的气息,全身血气枯败,恐怕活了不下数千年之久。

    但是,他总感觉这里怪怪的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吓自己,感觉这里的九甲鼋好像有些不同,究竟是哪里不同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数万头鼋趴在水底,占得地方可不小,夏拓不断的游走,不死心的查探着周围,怎么也不相信一个族群竟然栖息在如此灵气贫瘠之地。

    小半天下来,龟壳倒是看了不少,但真的没有发现什么奇异之处,无奈之下他看着这大片的九甲鼋族群摇头。

    这群龟真是狠茬子。

    打扰了!

    既然没啥发现,而且心中有一种不安,还是提早离开为妙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这时,他朝着最近的大鼋看去,用手将龟壳上的水草给扯下来,朝着龟甲上看去。

    龟甲上的纹路好熟悉。

    接着他走向旁边的九甲鼋,打量龟甲上的纹路。

    接连看了数头,发现龟甲上的纹路都一样,他还注意到在九甲鼋龟甲一角的地方存在一个黑色如符纹的痕迹。

    每一个都有的,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一座大阵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再耽搁,即可抬脚离开,惹不起还躲不起吗?

    他转身要走的时候,突然在九甲鼋族群中,一个十米大小的九甲鼋下方,冒出了一个小脑袋,正在好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传龙君诏的吗?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,夏拓猛地转身,全身战气紧绷,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,几乎就要出手。

    小九甲鼋。

    有些神似龙首的脑袋,头上还有凸起,个头有一米大小,眨着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龙君诏?

    整个青龙水中只有一位龙君,就是青水龙宫的主宰,那尊在赤明时代初期得道的青龙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传龙君诏的吗?”

    看到夏拓发愣,小九甲鼋再次出声。

    在青龙水域边缘之地的一个小族群,张口就是龙君诏,就好像边荒域偏远的人族部落张口说人王诏一样。

    山高王庭远,很难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夏拓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,面前趴着的九甲鼋族群,虽然看似都在沉寂,但他有一种感觉,似乎都在关注着自己,一旦自己回答不好,不知道会是何种的结果。

    特别是中间那几个向是小山一样的老家伙,这么大年纪了不知道脾气火不火爆。

    “那个龙君还在修炼,我偶然路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隔了两息,夏拓出声说道,他要是能见到龙君,还用这么苦逼的亲自出来找神金找灵脉吗,龙君一只爪子缝隙中漏下来的宝贝,都让他一辈子受用不清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老爬虫,我看早就将咱们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青色老爬虫,当年还是条小青虫的时候,可没这么大的架子,现在竟然架子这么大了,老爬虫老子要是有实力,一定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拔你龙皮,抽你龙筋,呸是拔蛇皮,抽蛇筋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在青龙水乱蛟窟还是个小爬虫的时候,是老子把你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晋升开天的时候,偷看九渎之一云梦大泽璃龙公主,被螭吻老龙差点打死,是老子拼了老命才让你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老子,璃龙那娘们能给你孵蛋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老青虫,呸呸呸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让璃龙那娘们给你孵蛋还不行,还要去东康海找海天女,要不是老子帮你,璃龙那娘们能放过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该死的老青虫,诅咒你生龙子没**。”

    “对,诅咒他生龙子没**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诅咒他生的娃子都是蛟,哈哈哈哈~~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夏拓耳边嗡嗡炸响,没有一息停歇,脑袋瓜子嗡嗡的,哪怕是紧闭神识,叫骂声都在精神意识海中响起,躲都躲不掉。

    他已经蒙了。

    脑瓜子嗡嗡的。

    面前这群龟疯了。

    敢骂龙君,那可是堪比人族王庭人王的存在。

    自己得赶紧跑,躲远点,免得一会遭雷劈的时候,连累到自己。

    他已经听出来了,这只九甲鼋绝对和外面传的根本不是一回事,这哪是九甲鼋,整个就是嫌自己活的久的龟祖宗。

    自己赶紧跑。

    管他什么九甲鼋不九甲鼋的,没想到这刚刚出了部落,就遇到了这么个大雷,一旦炸了不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人族小子,你说龙君是不是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动了逃跑的念头,就看到了一座庞然大物出现在了自己面前,巨大的脑袋下颚还长着长长的白胡须。

    “让让,当住我了。”

    不待夏拓出声,白胡须的九甲鼋就被挤到一边,又是一个如小山大小的老头鼋,看着夏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挤到你了,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刚刚疾走的长须九甲鼋再次探过脑袋,于是夏拓就看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脑袋,下颚都长着长长的胡须。

    “你说小青虫是王八蛋,那不是在骂自己吗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两个一模一样的龟老头,把面前的夏拓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夏拓悄悄地朝后退去,准备开溜。

    然而没退两步,后背就被抵住了,毫无疑问是九甲鼋。

    “你后面是我八千岁时候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夏拓转头看到了一个近三十米高的九甲鼋,这一刻他注意到了面前三尊九甲鼋都有相同的黑色符纹印记。

    “龙君真的去修炼了?”

    这时,最先前出声的一米大小的九甲鼋钻了出来,盯着夏拓。

    “额。”夏拓点头,他哪里知道龙君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年轻就是傻。”

    对于小九甲鼋的表现,围着夏拓的大九甲鼋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“谁能想到到咱们当年心思这么的单纯,外人说什么就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爷爷都是从孙子熬过来的,不经历风雨咋能变成爷爷。”

    夏拓对于这一连串的话语简直给搞蒙了,这几头老鼋的话他怎么听怎么感觉在忽悠他。

    按照面前老鼋的说法,他眼前出现的这么多头九甲鼋,是同一头九甲鼋在不同生长时期的不同样子。

    从幼生一直排到老年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这么玄幻呢?

    到底是他蒙了,还是这群老鼋精神分裂了。

    “人族,你说小青虫该不该扒皮抽筋。”

    看着面前老鼋眼中危险神光,夏拓觉得自己要是不顺着其回答,今个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怎这么倒霉,出门就遇到了这么邪乎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青龙水君是这么好说的吗,这样的强者冥冥之中对于自身有着绝强的感知,一旦有人说坏话,说不定就能感应到,到时候隔空降下雷罚,自己绝对连骨灰都扫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前辈,这是水域之事,晚辈妄言这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好,好的很,外人才能说公道话。”

    “水域都是小青虫的爪牙,他们谁敢说老虫子一个不是,老虫子做事不地道,老子当年可是给他负过伤,为他流过血,竟落到这样的一个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他弄不死老子,就给老子下了诅咒,成了如今这个模样,将全身血骨化为万千道身影,将神魂分别镇压,还说什么金乌坠落日,桂树倾倒时,就是老子重新获得实力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啊呸,老爬虫,从延康、龙汉到赤明,金乌那老鸟天天在天上飞,也没看到坠落过,桂树那是天地道韵的显化,谁能将天地道韵给砍了,这明摆着弄不死老子,也要恶心死老子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你就说老爬虫不是个东西,我保你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老九甲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望了过来,对于老鼋的话语,夏拓一点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青龙水君乃是蛮荒大地上有数的强者,晚辈虽然身为人族,但是对于青龙水君的传说,敬佩如滔滔青龙水不绝,如云梦大泽一般浩瀚无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夏拓身影瞅准了一条缝隙,撒丫子就跑,今个算他倒霉,出门就如此不顺。

    “这是老子见过的第二个如此厚颜无耻的家伙,可惜老爬虫听不见,这马屁是白拍了。”

    长须九甲鼋看着夏拓逃跑的方向,头颅颔首。

    “老子也是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这片水域响起了三四万道‘老子也是’的声响。

    感受到后面九甲鼋没有跟上来,夏拓不由得松了口气,奶奶的,这也太恐怖了,水域果然很危险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他跑着跑着脚步突然慢了下来,他看到脚下踩得地方很眼熟,一道道纹路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嗯,好像是龟甲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。

    得,不跑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跑了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耳边响起了声音,转身,他看到了先前那尊白胡须的老鼋,就在身后带着笑意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那个在您老面前我哪敢。”

    夏拓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,这下他终于可以确定,眼前的九甲鼋果然有古怪,对于先前的事情有了几分相信。

    感受道老鼋身上迸发出来的危险气息,他连忙大喊道:“我觉得您老心中有怨,晚辈刚好可以帮您老,我去挖水中的灵脉,将水中的灵脉给挖空,宝物给搬走,搅乱水域,气死您老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夏拓避免说青龙水君这个名讳,免得自己阴沟里翻了船,看到老鼋的气息有些缓和,他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挖空。”

    “搬空。”

    “吃空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就从这片水域开始抢他娘的,一座接着一座的抢,逐渐将整个水域给挖空,让他们都吃泥巴去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从老鼋的眸子中看到了‘甚合我心’的神色,不过对于这样的老家伙,神色变幻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此去两万里,横公水府下有一条三千丈水脉,你去将水脉给弄干涸了,老夫就相信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就在夏拓刚要开口的刹那,就感觉周围的水流席卷而来,将他裹挟着朝着水域深处冲去,想要挣脱都挣脱不开,不仅如此,他感觉道自己身上烙印上了一道符文,身躯有一种将要爆炸的感觉。

    老东西,根本就没想放过他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道天雷击穿了水域,坠落到了老九甲鼋的背上,然而厚厚的角质层直接将恐怖的雷霆之力吸收。

    老鼋晃了晃脑袋,面前泥沙翻滚,一副龟甲浮现,闪烁着九枚古老的符文,流溢着湛蓝色的神光,逐渐变小被他吸入嘴中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紧随着,又是一道天雷坠落。

    “行了别劈了,老子这就回去,这画地为牢的神通还是老子教给你们的,没想到最后作茧自缚,把老子自己困住了。”

    语罢,老鼋转身,驮着硕大的龟甲,一步步慢慢的返回,走动之间,在他的体内,一道道巫符缔结神链交织,锁住了神魂、战骨,乃至体内洞天世界。

    这都不是最主要的地方,精神识海处,一道青龙印忽明忽暗,压住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老青龙,事情是你先做绝的,就不要怪老夫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边,夏拓感觉被水力束缚,身子在水中身不由己的前行,等到一切风平浪静之后,发现自己撞进了一片浓郁的灵气汪洋中。

    浓郁的灵气汪洋中,一尊身穿金甲的身影盘坐着,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ps 今天有些卡文,码字超级慢,下午只码出来四千,晚上还有更新,会晚一点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皇家88_震撼登场